第318章 港岛轰动,最幼稚的选择
作者:此间人雄   重生港岛,家大业大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现如今虽然已经是八十年代,并不像六七十年代那样,华人的地位如何的低下。
  需要仰英国人的鼻息而生存。
  但是,英女皇的授勋,仍然是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
  毕竟,港岛一天没有回归。
  在这弹丸之地的五百万市民,都非常清楚。
  英国就是他们的宗主国。
  TVB总部。
  方艺华走路都感觉脚下生风,人都是飘的一样。
  虽然她现在是大权在握,不但掌管着TVB的制作部,还掌管着整个邵氏兄弟最重要的娱乐经纪部门。
  就凭借这两个部门在手,她做什么事情都是顺风顺水,人人对她恭敬有加。
  不过,千万种成功,都比不上自己的儿子出息了。
  给自己脸上增光。
  尤其是看到其他人对自己投来的艳羡目光。
  以及,她的儿子,比邵毅府的前几个子女强出一百倍。
  她心里就感觉乐开了花。
  说起来,这也是自己的儿子给她挣了一口气。
  而且,方艺华还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  哼,我儿子就是比你黄美珍的儿子厉害。
  不过当她来到邵毅府的办公室的时候,却是见到邵毅府一脸的严肃。
  手上正捧着《南华早报》看个不停。
  “怎么了?儿子要授勋你怎么不高兴?”方艺华有些不高兴了。
  邵毅府摇了摇头低声道:“咱们儿子有出息我怎么可能不高兴,我就怕这里面有英国人包藏的祸心。”
  “祸心?”方艺华一怔,连忙上前。
  有关于邵维鼎安危的事情她无比在意:“你看出什么了?”
  邵毅府摇了摇头:“这份荣誉对于阿鼎来说,有些太过,我总觉得不是好事。”
  “而且,内地知道了这个消息又会怎么想?”
  要知道,前段时间新华社的人还来问他,邵维鼎什么时候回来。
  上个月,新华社邀请邵维鼎前往内地。
  这背后是听了谁的指示,邵毅府不用想都知道。
  方艺华也知道两父子对于内地的看重,问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  “先等阿鼎回来再说吧。”邵毅府看向窗外:“明天,他应该就能到吧!”
  深水湾道79号。
  李家城看着手上的《南华早报》,上面正写着一大串的授勋名单。
  却没有他的名字。
  “邵维鼎入了英国人的眼啊!”
  “只是,他到底在欧洲干了些什么事情,竟然能让英王室这么看重!”
  看看邵维鼎,又看看自己。
  邵维鼎已经将市场拓展到欧洲,遍及整个亚洲。
  可他虽然贵为港岛华人的翘楚。
  但是仍然是在港岛这方寸之城,打生打死,与人争利。
  庄月明在一旁看着,心中虽然咋舌,但是仍然安慰道:“阿城,邵维鼎是特例,也是妖孽。”
  “他已经跳出了港岛这个弹丸之地,再与他比较没有什么意义。”
  “这些我又岂能不知。”李家城叹道:“只是不甘啊!”
  在他的身侧,还有一叠的报纸。
  最上面的一张,正是《泰晤士报》曾经刊登的【奢侈品之王】
  与李家城的不甘不同,施怀雅家族则是出离愤怒。
  “你是说邵维鼎的班机,今天晚上凌晨到达港岛吗?”
  施约翰问道。
  国太航空的高管战战兢兢道:“是的,虽然邵维鼎并没有乘坐我们的航班,但是根据伦敦那边的机组人员提供的信息,今晚英国亚洲航空公司有且只有这么一班飞机。”
  “另外除了邵维鼎之外,鲍爵士也在这架航班上。”
  “哼,这两个人果然沆瀣一气了。”施约翰冷哼了一声。
  可口可乐的市场份额被非常可乐挤压就算了。
  反正太古洋行并不是依靠可口可乐这一个项目挣钱。
  但是,邵维鼎这个人推出的屈臣氏,摆明了就是和他们太古洋行过不去。
  各类零售产品针对他们太古暂且不说,屈臣氏在各地大建仓储,与环球航运合作严重影响到了太古洋行最重要且最核心的业务,轮船运输以及仓储业务。
  这一桩桩一件件,全都是针对他们太古而来。
  邵维鼎之心,现如今可以说是路人皆知。
  他就是要打压太古,倾吞太古。
  也正是因为这样明显的姿态。
  在恒升指数持续上升期间,各大股票都在上涨,只有他们太古的股票停滞不动。
  甚至还有所下滑的趋势。
  他清楚,这是有资本在抛售他们的股票。
  都这样就不说什么了,毕竟他们一个是中国人,一个是英国人。
  存在着最根本的利益冲突。
  但是,怎么连英国王室都在为邵维鼎摇旗呐喊。
  这个三等勋章,就像是刀子一样,扎在了他的心口。
  “雅迪!”他大声喊着。
  连续喊了几声。
  一旁的国太航空高管见此,默不作声,冷汗直流。
  后背都浸湿了。
  一直听不到回答,施约翰也反应了过来,自己的弟弟,已经被他发配到了澳大利亚去了。
  现在在港岛,施怀雅家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  他的儿子们在美国和英国读书。
  而自己唯一的弟弟,则被他扔到了千里之外。
  现如今,他终于意识到。
  邵维鼎对于太古对于他们施怀雅家族,到底有着多大的威胁。
  而击败他最好的机会,正是那一次刺杀。
  可现在,邵维鼎大势已成,连欧洲市场都任他驰聘。
  那以后呢?
  美国市场、全球市场,邵维鼎的势力越来越大。
  手上能掌控的资本越来越多。
  当整个港岛,全都站在了他那一边。
  这里,还会有施怀雅家族的容身之处吗?
  到时候,他是不是得亲手将太古洋行,交到他的手上。
  然后退守澳大利亚,退守英国本土。
  彻底退出他们施怀雅家族占领了百年的城市?
  不,绝不。
  施约翰目眦欲裂:“邵维鼎,我绝不会让你这么一直得意下去的。”
  说着,他转头看向国太航空的高管。
  “邵维鼎不是今晚上回来吗?”
  “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。”
  “他想安安静静的回来,我非要搅得他鸡犬不宁。”
  施约翰恶狠狠道:
  “我要让他知道,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。”
  “让他睡睡不好,坐坐不好。”
  国太航空的高管听着这话,有些无语。
  这未免太孩子气,太幼稚了。
  但是表面上却是不敢吐露任何话,听了吩咐,马上下去安排。
  施约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,缓缓收回目光。
  什么是商战啊!
  最简单,最朴实无华的攻击,就是肉体攻击。
  是精神攻击。
  幼稚?
  赌气?
  有效就行!
  就算是遏制不了邵维鼎的发展速度。
  但是能让邵维鼎感觉不舒服,他就舒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