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情报中转站
作者:桐梓居   盗墓:天赋都点投胎上了!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道神符好好的,为什么会想要开一个澡堂子?
  说一千道一万,无非还是在北方缺少情报,没有专门的情报收集,在这个行业不说是寸步难行,但依旧让行动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性。
  收集情报这种事情,整个京都城终究还是澡堂子最合适。
  而且最近一段时间,道神符也渐渐发现,好像……独眼蛇放在四盘斋有点影响生意。
  不说他长的那张脸,就说他那个时不时抠出来,甩人丹的眼珠子,他也不想想,正常人哪有见面就请客吃人丹的?
  但凡是那东西是从瓶子里倒出来,都不至于让人那么反胃,就这样的堂口能有人都怪事了。
  所以这个四盘斋,还是换个正常人过来主持的好,独眼蛇就让他去管澡堂子吧,就他那张脸……保安都省了。
  不过大金牙明显是不太理解,就现如今京都城这么多的澡堂子,道神符在开一家能有多少用处?
  只是等他看完了手上的设计图之后,大金牙就不这样想了。
  “符爷,您这是……澡堂子?”大金牙反复斟酌了半天,伸手在头皮上不断的抓挠,依旧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跟不上,迟疑了半天才开口问道:“您这怎么看都更像是在建造一座宫殿吧?”
  “而且我不明白,这澡堂子有茶馆也就算了,这怎么还管饭,还能下棋、打麻将?”
  “这一个人得多少钱?”
  其实大金牙不理解的问题,道神符之前就想过,也想过要给他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关键。
  但想想最后还是放弃了……思维逻辑跟不上,量大从优的进货价,在按照市场价上台,这里面的利润都只是毛利。
  这些吃、喝、用的费用,不过是维持一个日常的消耗,真正赚钱的终究还是那些包厢。
  “一个人也没多少钱的票价,靠着票价赚钱根本就不现实,无非就是需要有个店面,了解一下外面的消息罢了。”
  吃过了盘子里的肉饼,道神符拿起桌边的毛巾,小心的擦拭手上的油脂,随后倒了一杯茶,缓缓说道:“关键是用不了几年的时间,商人的口袋里就有钱了,总得给他们一个花钱消费的地方不是。”
  大金牙不是很理解道神符这话的含义,他印象中的有钱人,貌似都是那些出门开车的老板,在他的眼中就属于是有钱人无疑了。
  但去了一次港城之后,他对于有钱人的概念貌似有了一些改变。
  他现在是生怕道神符之前在港城就这么操作过,觉得那一套放在北方依旧能玩得转。
  要知道,这八十年代初期,口袋里有钱的人或许有一些,但能拿钱出来吃喝的或许会有,但拿钱出来洗澡花大钱的,可是很少的一部分人。
  就指望这一部分人回本……在看看道神符拿出来的那份设计图……精雕罗马立柱、豪华装修的大泡池、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齐上阵,知道的是去洗澡,不知道的还以为要登基加冕呢!
  “这你就不懂了,北方大国面临解体,最近几年时间,南来北往的倒爷会越来越多,这帮人的口袋腰包也是最丰厚的。”道神符拿起茶壶,顺便给金大牙续了茶水,随后在他吃惊的眼神下缓缓说道:“而且我也说了,这个澡堂子是为了情报传递而衍生的,这些‘倒爷’要是能在这里听到一些最新的消息,你说他们会不会经常来。”
  “不出意外,一年就能完全回本,剩下的就全是净利润,更何况还有一块地皮,即便是租约,我依旧不会亏损,而且京都附近的各大工厂,还得捧着我的生意,因为他们的产品只有我吃的下那么大的量。”
  大金牙张着大嘴,好像听天书一样,琢磨了半天,好像是明白了,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明白。
  在看看手上这宫殿一般的澡堂子,他至今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。
  不过说一千道一万,这钱都是道神符的,赚不赚钱都不是自己说了算,而且这么大的盘子自己也玩不转,充其量就是帮忙跑跑腿儿,搭个线之类的。
  结果答应了这件事的第二天,大金牙就看到了独眼蛇那张能止小儿夜啼的大脸,不笑就够吓人了,咧嘴一笑,更他娘的吓人。
  道神符的计划不是初定的,但也绝对没有太提前,很多东西都是临时敲定下来,就连名字听上去都十分扯淡“京都情报站——澡堂子白金汉”!
  打发了大金牙和独眼蛇,道神符剩下的时间,也就剩下研究手上的一些古文了,顺便查找一些有关献王墓的资料。
  他需要在出发云南之前,拟定一下这一次的计划,同时确定这一次的人手问题。
  至于火力……火力倒也还行,终究是这帮老毛子闹分家闹得是时候,让他现在最不缺少的就是火力。
  他现在需要犯愁的是,这大批金发碧眼的‘大鼻子鬼佬’合理的入境,不然到时候真的有人调查起来,他就不太好解释。
  “想那么多也没多大用,终究是没有献王墓的地图,想开大墓有时候需要的就是一点运气。”
  一想到之前天坑中的一战,道神符就忍不住想骂娘。
  找到的东西没办法让道神符感觉满意,反而是还在后背上多出了一片冰冷的眼睛图案,所料不错的话,这东西应该就是魔国分支留下的手笔。
  雮尘珠必须要拿到手,而且少不得要跟胡八一联手了,毕竟有些东西除了他那个命,别人真不一定能碰得到。
  总之一句话:撞大运,不如撞老胡!
  就在道神符暗戳戳的策划,找胡八一‘碰瓷儿’的功夫,一声声铃铛碰撞的脆响由远及近。
  没等道神符回头看去,一阵头晕目眩的疲惫感突然袭来。
  这感觉,像极了之前在天坑当中,被那古怪的声音所影响的感觉。
  随着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从楼下上来,那铃声也变得越加清晰。
  二楼正堂处悬挂的一幅鼓画,突然无风鼓动,伴随着一阵高亢的“嘤嘤”叫声,一只体长三尺的玄色狐狸,突然从那画中冲了出来。
  身形鬼魅的玄色狐狸,抬起利爪顺着风衣男人腰间穿过,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,似乎是在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  风衣男人轻蔑的扫了那狐狸一眼,冷哼了一声,眼神缓缓落在道神符的身上。
  “你就是四盘斋的东家?”风衣男人好像对于身后的玄色狐狸完全不在意,就好像能让他有兴趣的,只有眼前的道神符,眼睛微微眯起,饶有兴致的介绍道:“我叫赫连风,之前杀过你……虽然你没死,这一次你还跑得了?”
  “还是说,你觉得凭借这畜生,能保住你的一条小命?”
  “这魔古道的小东西,看来对你还是有些效果的,你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