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娄晓娥看到了曙光
作者:南京香烟   四合院回到五零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许大茂第一时间想到傻柱,认为是他报复自己,趁着他相亲之际,传出这样的谣言,来破坏这门亲事。
  不过最后又被他否定了,因为傻柱根本就不知道这事,又谈何破坏呢?
  思来想去,也没有头绪,许大茂只能先回家,到时候再慢慢跟娄家解释。
  四合院大门口,此刻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他们看似闲聊,实际上都在等着许大茂,准备看他笑话。
  不一会,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就映入他们的眼帘。
  “来了来了,许大茂回来了。”
  不知道谁喊了一句,大家立马静了下来,全部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目光,迎接着他们的‘王者’——许大茂。
  许大茂看到如此高规模的迎接仪式,心里跟明镜似的,知道他们都在等着看自己笑话。
  “各位都在呢?这么闲吗?”
  许大茂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。
  “哟!大茂回来了,今天刚下乡回来吧?”
  阎埠贵第一个说道。
  同时,他的两只眼睛一直盯着许大茂的车后座,因为上面有一只鼓鼓囊囊的袋子。
  “来来来,都别站着了,人家大茂也累了一天了,给他让让路,好早点回家歇着。”
  久不露面的平头哥易中海,开始发话了,看这意思是帮许大茂解围。
  也许两人都是同一类人,天然就有好感,所以易中海才愿意出这个头。
  随后大家让开了一条通道,但许大茂没有进去,而是淡淡说道。
  “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?无非就是看我的笑话,但是?要让你们失望了,我不是太监,那些都是谣言,信不信随你们,我言尽于此,如果再让我听到有人胡说八道,别怪我许大茂不客气。”
  说完,许大茂拽着胜利的步伐,昂首挺胸走进四合院。
  也许是许大茂的话起了作用,或许是大家赶着回去吃饭,等他离开后,大家也不再议论,全部纷纷散去。
  而在这群散去的人中,就有这件事的始作俑者——孙正国。
  今天他也在场,不过他什么也没说,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看戏。
  关于许大茂太监的事,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,孙正国相信,娄家只要不是耳鸣眼瞎,就一定会把人带去检查。
  退一万步来讲,即使他查出来没事,孙正国已经设计好了第二套方案,势必将许大茂拿下。
  “哥,在想啥呢?这么入神,妈叫我来喊你回去吃饭。”
  也不知道弟弟什么时候过来的,孙正国只能撒谎说道。
  “能想什么?当然是想你嫂子。”
  “你少来,你刚才那样子,根本就不是想嫂子,好像是在算计什么?”
  孙正安一脸不信的说道。
  “你厉害行了吧?我就是在算计,许大茂变成太监的事,就是我算计的,你满意了吧?”
  “嘿嘿嘿!”
  “哥,你这么一说,我倒相信你是在想嫂子,哪有自己承认自己算计人的,再说了,那许大茂在轧钢厂,你怎么算计他?”
  孙正国表示,做人好难?说假话你不信,说真话你还不信,干脆最后不说话。
  兄弟二人默默的回到了家,一家人才开始吃饭。
  与此同时。
  离四合院不远的娄家,也在进行着一场对话。
  此时的娄家客厅里,只剩下三人,分别是娄半城以及其夫人谭雅丽,还有他们的女儿娄晓娥。
  这会的娄晓娥,已经一扫之前的阴霾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  实在是这段时间,被那个相亲对象缠得不厌其烦,起因还得从家里的佣人徐莲香说起。
  这徐莲香不知从哪里得知?家里正准备给她张罗对象,而且贫富不论,只要成份好就行。
  于是徐莲香毛遂自荐,把她儿子许大茂,给介绍过来。
  对于介绍对象,娄晓娥是抗拒的,因为她的心里,始终藏着一个人,这么多年,一直无法忘怀。
  娄晓娥的这种心思,娄半城夫妇肯定知道,但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人家已经有对象了,总不能把人强行掳过来吧?
  最终夫妇俩决定,跟这个许大茂见上一面,以免女儿天天胡思乱想。
  后面发生的事,有点偏离了方向,本来娄晓娥准备做做样子,最后不同意直接了事。
  哪知道,这许家母子,不知道给谭雅丽灌了什么迷魂药,她竟然不顾娄晓娥的反对,直接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  而娄半城本来也不看好许大茂,说他满脸奸诈之色,不是良配,但挡不住夫人的枕边风,最后稀里糊涂的也同意了。
  这个年代讲究的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娄晓娥最终抗议无效。
  就在娄晓娥一筹莫展之际,事情出现了转机,家里的佣人,今天带回一条爆炸性的新闻,许大茂成了太监。
  这条消息,让娄晓娥无比兴奋,她似乎看到了曙光,所以脸上才重新露出了笑容。
  “爸妈,你们也听说了吧!这件事以后你们也别提了,反正我不同意。”
  “不行!这件事明显的是有人栽赃,不然怎么会这么巧,俗话说的好,不招人嫉妒是庸才,这样一来,我反而更看好他。”
  听了妈妈的话,娄晓娥刚刚好转的心情,又跌入了深谷,只能无助的看向爸爸。
  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我们也不能这么武断,毕竟关系到女儿的终身幸福,这样,我出个主意,你们看怎么样?”
  “半城,你不会也相信这些谣言吧?亏你还经历这么多大风大浪,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来。”
  “这不是相不相信的事,那万一是真的呢?那不是毁了咱女儿一辈子。”
  “那好,你准备怎么解决。”
  “我是这么想的,明天兵分两路,一路下乡,去查查这小子,是不是跟小寡妇勾三搭四。”
  “这第二路吗?由我亲自出马,把这小子带到医院,一查便知,省的我们大家天天互相猜忌。”
  对于娄半城的办法,娄晓娥是没有发言权的,只能被迫接受。
  而谭雅丽,见没有更好的办法,也只能选择这个方案。
  因为她坚信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到时候查出没有问题,这样才能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