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前尘22——花的故事
作者:柒月玖日   咬一口神明男主,呸!恋爱脑报吃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在跳下去之前,拂鸢已经预测过这条湖的深度,她有自信能把季棠带上来。
  随着身体往湖底越潜越深,她也很快看到了那浮在水里双目紧闭的男人,他已经失去了意识,情况看起来很不妙。
  拂鸢心底又暗暗骂了一句真是麻烦,随即手脚并用加快速度游到他身边,刚抓住男人的手腕准备往上游,就听到一声恶劣的笑。
  “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。”
  她的手被一只大手反扣住,随后紧紧攥在了掌心。
  拂鸢猛地扭头,还没来得及抬腿踹他,就被用力拽到了男人怀里。
  挣扎无果,这一回溺水的人似乎变成了她。
  身体陡然变得沉重起来,意识也逐渐开始涣散,拂鸢整个人绵软无力地伏在季棠身上,跟着他不断地往下坠,直至深渊。
  …… ……
  北嬴三十年,上元佳节,街上处处可见辞旧迎新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  邀月阁一如往日的热闹。
  楼下大堂鹤发童颜的老先生正在说书,旁边围坐了一圈人,有来晚的连个位置都抢不到,只能站在角落里听。
  堂中的老人,大家都称他一声齐先生,如今已有一百多岁的高龄。
  他年轻时游历各国,什么山川异域都去过,因此也格外博学多识,熟知许多奇闻趣事。
  邀月阁的东家曾花重金请他来此说书都被拒绝了,奈何东家诚意十足,三顾茅庐,齐先生便答应了每个月十五来此说上两个时辰,因此每当这个时候邀月阁都是人满为患。
  适逢佳节,齐先生破例多说了一场,得知消息的百姓自然早早来此占位等待。
  此刻,堂中的气氛越发火热激烈,有人在下面兴奋高呼:“先生,这世间真有如此奇植,吃了它能长生,还能修炼登仙?”
  这种事情,大家当个奇闻故事听听一笑置之便罢了。
  可齐先生不是一般人,德高望重,去过很多地方,也见过太多离奇不可思议的事情,由他口中说来,可信度就高了许多。
  下面不乏对此感到好奇的,齐先生捋了捋长须,声音浑厚有力,丝毫不见老态:“确实如此。”
  “那大约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,我从一本书上看到这种植物的记载。
  雾非花,花开九瓣,一瓣便是一百年,等到九瓣全开,就能修成人形。此花茎叶剧毒,花瓣却可解百毒,能强身健体,活死人肉白骨。
  曾有游方道士命悬一线后服食了雾非花,自此修炼路上畅通无阻,最后得道成仙。”
  一番话说完,众人的呼声顿时更高了,一个个恨不得现在就启程去找。
  齐先生接着说道:“我当时心中也存了怀疑,所以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书上说的地方寻找,后来在一处山涧缝隙里看到了几朵,早年我不慎摔伤了右腿,取了花瓣碾碎涂于患处,竟真的好了。”
  几十年前的齐先生还是个跛子。
  因为太喜欢游历,什么地方都去,在一次意外中摔断了腿,没有及时医治落下了病根,看过很多大夫都治不好,后来有一天,他的腿突然就不瘸了。
  不仅如此,已近古稀之年的他精气神比许多青壮年人都要好,更是无病无灾活到了百岁高龄。
  如此可见,雾非花的故事并非谣言。
  在座的好些人都是知道这事的,当即一片唏嘘。
  “那究竟去何处才能找到这雾非花?”
  “若是我们能找到它,岂不是日后都不用经历生老病死了吗?”
  “这等宝贝,怕是不好找吧。”
  …… ……
  众人讨论得七嘴八舌,齐先生却只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笑了笑。
  “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,我也是机缘巧合才碰上,而且等到你们如今知道了,雾非花怕是早就被其他人采摘完了,估计现在连根都不剩。”
  众人闻言又是一阵惋惜,只叹自己生得太晚。
  “我们再说下一个故事,相传这很久以前,混沌初开,妖魔横行,到处生灵涂炭,就在这时,天地间突然降生了一位神只,相传他生来便有佛光庇护,携带强大的净化之力,顷刻间就把一众妖魔灭得那是干干净净……”
  …… ……
  楼下正说到妙处,掌声喝彩不断,热闹非凡。
  二楼某个雅间内,窗户开了一半,靠墙的矮桌旁坐着一人,正微阖着双目似在假寐。
  “殿下,你说这世间真有什么雾非花吗?”兰殊对这些奇闻异事最是感兴趣,趴在窗台边上听得格外起劲。
  没得到回应,兰殊又去问门口抱剑而立的隋遇:“诶,你觉得这老者说的是真是假?”
  意料之中的,这闷葫芦对这些不感兴趣,自然也不会理他。
  兰殊觉得好无聊,刚准备再说些什么,就听隋遇突然开口道:“是真是假,把人抓过来一问便知。”
  “啊?”兰殊愣住。
  这青天白日的随便抓人不太好吧?
  他们又不是三皇子那帮横行霸道蛮不讲理的粗人,能开口的事就尽量别动手啦。
  他刚这么想完,就听窗边的男人语气淡淡道:“处理得干净些,日后我不要再听到关于雾非花的故事再传出来。”
  “是。”隋遇低声颔首,旋即默默离开了雅间。
  楼下说书的场子已经散去了,那位齐先生刚离开邀月阁不到一盏茶的功夫。
  兰殊自认是个脑袋灵光会看眼色的,但这一回着实没明白男人是何用意。
  “殿下,您这是……”
  北堂献目光看过来,唇角似笑非笑地勾起一个弧度:“你相信吗?”
  他在反问兰殊先前的问题。
  “不相信,但是——”
  “不相信就说明是谣言。”北堂献微微抬高手腕,举起茶盏将桌上的香炉浇灭,语气听不出喜怒。
  “这等危言耸听迷惑人心的言论突然出现在北嬴,若是散播者故意为之,受难的是这些无知的百姓,谁知道对方有何居心呢。”
  兰殊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,眸色微沉,面上重新挂起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笑:“殿下说的是,长命百岁已经是得了大造化,是该寿终正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