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医学院的常青树司徒清风,回到江大第一现场
作者:luckyluu   九零药香满田园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顾新梁静静地垂下眼帘,如同夜的幕布悄然降临,将外界的一切喧嚣都隔绝在外。
  他的指尖,如同春风拂过柳枝,小心翼翼地抚过拇指上那道新生的疤痕。
  当他重新抬起脸庞,迎上的是苏晨锦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睛。
  她的目光犹如一把锐利的剑,似乎想要穿透他内心的层层迷雾,探寻那隐藏在平静外表下的真实情感。
  在她的注视下,顾新梁感到自己的心跳不自觉地加速,像是被一股地心的力量牵引着,无法抗拒。
  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时间在这一刻静谧无声,就连风声都渐渐消去。
  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张力,既紧张又充满期待。
  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被无限拉近,却又仿佛隔着一层无形的壁垒,让人无法轻易逾越。
  顾新梁的脸上悄然绽开一抹微笑,那笑容里带着几分从容与淡定,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智者,对于生活中的那些小小挫折早已看得云淡风轻。
  他微微抬起那只受伤的手,在空气中轻轻一挥,语气平静而坚定,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。
  “这点小伤,真的无需太过在意。”
  他淡然道,目光中闪烁着坚毅与自信,“你看,这只是一道浅浅的划痕,哪里值得你如此惊慌失措。它并非那种经历大手术留下的触目惊心的伤口,又怎会轻易感染呢?”
  他稍微停顿了片刻,眼中闪烁充沛的精力和能量,好似一股暖流般流淌而出,将苏晨锦心中的忧虑和不安一一驱散。
  “放心吧,我这副身子骨硬朗得很,这点小伤对我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。”
  他轻描淡写地说道,语气中透露出一股不屈的决绝。
  他扬起微笑的脸庞,似乎整个世界都包容在那一刹那的笑容里,阳光、自信、从容。
  顾新梁的声音伴随着手上的动作,顿了一下,而后语气变得清越而明快,
  “过不了几天,这点小伤就会自然愈合,恢复如初的。”
  他淡淡地说道,这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并没有放在他心上。
  然而,苏晨锦并不这么认为,她眉宇间的疑虑和担心,如同清晨的薄雾,缭绕在她的眉梢,既显得有些朦胧,又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真切。
  她轻轻地张开嘴唇,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关切:“顾主任,您手上的伤口,虽然在外人看来或许并不起眼,但在我眼中,却是绝对不能轻视的。”
  她的视线不经意间滑落,落在了顾新梁的手上。
  那里,一道细小的伤口犹如隐匿的秘密,却在不经意间泄露了出来。
  血迹微微渗出,像是一抹刺眼的胭脂,打破了肌肤的纯净。
  她并非有意窥探,但这一瞥,却像是命运的指引,让她的好奇心与担忧如同潮水般翻涌。
  她的目光在顾新梁的脸上流转,像是在寻找着那个隐藏在微笑背后的答案,又像是想要用眼神的柔和去触摸那颗因担忧而微微颤抖的心。
  她眼神中关切与探寻的星光,就像是那无声的语言充斥着疑惑与担忧,但与此同时默默地给予他力量与安慰。
  顾新梁微微摇头,他嘴角轻扬,勾勒出一抹柔和而安抚的笑容。“真的,无须过于紧张,一切安好。”
  他低沉而温和的声线,抚平了苏晨锦心中的焦虑与不安,那是一种宁静与安心的感觉。
  然而,顾新梁虽面色如常,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,但苏晨锦的心头却总觉得事情并非表面所见那般简单。
  一股莫名的预感在她心头悄然升起,似乎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伤口,实则蕴藏着某种深不可测的秘密。
  在这其中,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都可能成为关键的线索。
  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决心要一探究竟,揭开这个隐藏在伤口背后的秘密。
  那日的午后,阳光宛如一缕缕金色的细丝,悠然洒落,轻柔地弥漫在江大校园的每个角落。
  它斜斜地穿梭在楼宇之间,树影婆娑,将每一处都涂抹上一层温暖而柔和的金色光泽,仿佛将整个校园都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。
  微风轻轻吹过,树叶在阳光中摇曳生姿,发出沙沙的声响。
  顾新梁和苏晨锦两人,步履匆匆,就像是一阵风般掠过校园的小径。
  刚刚结束的下乡活动,像是一场奇妙的冒险,深深地烙印在他们的心中。
  那些新奇的事物,那些生动的故事,如同一颗颗种子,在他们的心田里生根发芽,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和憧憬。
  校园内,学生们或三五成群,或独自一人,他们的身影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像是一群欢快的精灵在翩翩起舞。
  草坪上,有人静静地躺着,享受着阳光的抚摸;树荫下,有人聚在一起,热烈地讨论着学习的问题。
  他们的笑声、谈话声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首青春的交响曲,飘荡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
  顾新梁和苏晨锦穿梭在这群学生之间,他们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轻松而愉悦。
  然而,当夜幕悄然降临,学院内的喧嚣声逐渐消散,一片宁静的夜色笼罩下来。
  苏晨锦独自一人站在夜色中,她的心中却充满了不安。
  她刚刚结束了晚自习,却迟迟没有收到顾新梁的消息回复。
  自从顾主任被学院领导紧急召去后,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小时。
  这段时间里,苏晨锦的心头始终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霾。
  她似乎能够预感到,即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。
  她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,于是决定亲自去寻找顾新梁。
  那条林荫小道,苏晨锦再熟悉不过。
  每次走过,都仿佛能听见岁月在树梢间低语,树叶在微风中轻舞,发出沙沙的细语,宛如自然的乐章。
  她的步伐虽快,却又不失从容与坚定。
  沿途,一片片翠绿的草坪在脚下铺展开来,宛如翡翠般的毯子,柔软而生机勃勃。
  她穿行其中,就像是置身于一幅流动的画卷之中,每一步都踏在生命的脉络上。
  终于,她来到了顾新梁的办公室前。
  办公室的灯光从窗户透出,洒在地面上,形成一片温暖而柔和的光晕。
  那光晕带着某种命运的牵引,吸引着她向前走去。
  苏晨锦轻轻推开了办公室的木门,那声“吱呀”宛如一缕微风,轻轻拂过寂静的空间。
  她小心翼翼地探进头,目光落在那端正的背影上,那是顾新梁,他正坐在办公桌前,如一座沉稳的山岳。
  窗外的月光斜斜地洒进来,将他的身影勾勒得格外分明,仿佛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。
  他手中的笔在纸上疾驰,如同舞者轻盈的舞步,在那一方小小的世界里,他正在与文字、与事务共舞,忙碌而有序。
  他的背影在月光中显得庄重而神圣,像是一位正在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将军,又或是一位正在撰写传世之作的文人。
  苏晨锦静静地站在那里,看着那背影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和敬意。
  苏晨锦站在门口,静静地凝望着顾新梁的背影,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。
  她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走上前去,声音温柔而又不失敬意地说道:“顾老师,我来向您请教问题了。”
  顾新梁闻声抬头,目光落在苏晨锦的脸上,那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。
  他微微一笑,轻轻放下手中的笔,向苏晨锦示意坐下。
  苏晨锦走到顾新梁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。
  她们开始聊起了最近的工作和学习情况,话题轻松而又不失深度。
  他们的对话如同溪水潺潺,流淌在静谧的时光里,每一个字句都充满了智慧和情感。
  在两人轻松惬意的对话中,苏晨锦的眼神不经意间滑落至顾新梁的脚边。
  她注意到沙发边缘静静躺着一块细碎的玻璃,它仿佛被月光轻轻抚摸,散发出微弱而柔和的光芒。
  这块玻璃的存在似乎带着一丝神秘,引起了苏晨锦内心深处的好奇。
  她努力回想,却发现自己从未在顾新梁这里见过这样一块玻璃
  在苏晨锦的脑海中,顾新梁的形象总是与“谨慎”和“细致”紧密相连。
  他就像是一个精心雕琢的工艺品,每一个细节都经过深思熟虑和精心打磨。
  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顾新梁都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细致和周到,尤其是在对待自己的贴身物品上,更是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。
  那些与顾新梁息息相关的物件,无论是价值连城的珠宝,还是寻常不过的日常用品,都被他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  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任何微小的变化,甚至在别人还未察觉之时,就已经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  因此,在苏晨锦的眼里,顾新梁几乎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存在。
  然而,眼前这块细碎的玻璃却打破了苏晨锦对顾新梁的一贯认知。
  这块玻璃碎片散落在地上,显得如此突兀和不合时宜。
  苏晨锦无法想象,如此谨慎细致的顾新梁,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  她仔细回想着之前与顾新梁相处的点点滴滴,试图找出任何可能的线索。
  但无论她怎么努力回想,都无法将这块玻璃碎片与顾新梁联系起来。
  在她的印象中,顾新梁从未有过任何疏忽或大意的时候。
  因此,苏晨锦断定,这块细碎的玻璃碎片肯定不是顾新梁不小心弄的。
  这其中一定隐藏着某种未知的秘密或者原因
  时光如细水般缓缓流淌,最终定格在八点整的那一刻。
  医学院的几位资深老教授,他们步履蹒跚,带着几分急切,几分期待,前来找寻顾新梁。
  而在他们的身后,一群青春洋溢的学生会成员如影随形。
  他们脸上洋溢着朝气与活力,就像是一股清新的风,吹散了医学院里沉闷的气氛。
  在这群年轻人中,陈珊珊的身影格外显眼。
  她身着简约而不失优雅的衣裙,长发轻轻飘动,是校园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  当顾新梁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陈珊珊时,一抹短暂的愠怒在他眼中闪过,仿佛被触及了某种不愿提及的过往。
  此刻,站在众教授中央的司徒清风,缓缓开口,声音沉稳而有力,“顾主任,我们这些退休的老家伙今天冒昧来访,实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  在医学院的浩瀚历史长河中,司徒清风犹如一棵不老的常青树,他就像那定海神针,无论风云如何变幻莫测,他始终坚守在那里,为医学界撑起了一片天。
  此次,他肩负着重任,代表着所有的医学院教授们前来,目的明确而坚定——他希望顾新梁能够与他们并肩作战,共同为即将开馆的百医馆献上一份微薄的力量。
  他们计划进行一些义诊活动,以实际行动回馈社会,为更多人带去健康与希望。
  而这个提议的始作俑者,正是学生会副主席陈珊珊。
  司徒清风作为医学院第一届的老教授,自然是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。
  顾新梁稍作沉吟,眉头微蹙,似乎在心底细细权衡着每一个可能的后果,然后才缓缓启齿,语气中带着几分思索与谨慎,“此事,或许,我们还能再细细商议一番。”
  然而,司徒清风似乎并不愿给他太多回旋的余地,他的话语如秋风扫落叶般直接而果断,“此事并非商讨之事,既然有能力办到,那就应当立即决断,迅速执行。此刻,医学院的诸位资深教授皆在此处,我们何不直接以投票的方式决定?”
  司徒清风的话语,犹如一把锋利的剑,直刺人心,不留余地。
  然而,这直白的言辞却让顾新梁心中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沉闷与不快。
  他深知,这一切的背后,必定有陈珊珊那双看不见的手在暗中操控。
  陈珊珊的到来,并没有为这紧张到几乎凝固的局势带来一丝丝的缓和。
  她默默地站在角落,宛如一个被世界遗忘的旁观者,但她的双眼却闪烁着锐利的光芒,紧紧锁定在医学院的璀璨之星——司徒清风身上。
  她的心思,似乎全都倾注在了即将上演的司徒清风与顾新梁之间的较量之上,那份期待与紧张,几乎可以从她的眼神中溢出。
  果然,司徒清风并未令众人失望,他挺身而出,毫不畏惧地要求顾新梁立即作出明确表态。
  顾新梁深吸一口气,眼中闪过一丝坚定,他沉稳地回应道:“这事儿,就定在这周日。”
  他的声音虽然平静如水,却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决绝与坚定。
  司徒清风听后,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即带着他的人转身离去,步伐坚定而有力,绝不拖泥带水。
  然而,陈珊珊却并未随之离去,她缓缓走向顾新梁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仿佛带着几分挑衅与威胁,“顾主任,这只是一个开始。”
  她的声音低沉而冰冷,仿佛预示着接下来将有更加激烈的较量。
  顾新梁缓缓抬起头,目光如炬,平静而坚定,似乎穿透一切纷扰与质疑。
  “推动医学院的影响力和医学事业的进步,这不仅仅只是个美好的开始。”
  他的声音不高不低,却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,既彰显了他内心的坚定决心,又巧妙地化解了陈珊珊那咄咄逼人的挑衅。
  陈珊珊被他的回答噎得哑口无言,愤愤地瞪了他一眼,丢下一句“你等着瞧!”
  便转身离去。她的背影在顾新梁的视线中逐渐淡去,直至消失在视线之外。
  顾新梁这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下来,他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原来不知何时,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。
  他吃力地扶住身旁的椅子,勉强支撑住自己疲惫的身体。
  这一刻,他仿佛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,虽然赢得了胜利,却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
  此刻,苏晨锦轻盈地步入房间,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顾新梁那异常苍白的脸色。
  她瞬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,似乎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。
  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顾新梁那只拇指上,疤痕上出现了刺目的红晕,她的心中猛地一颤。“顾主任,您的拇指……是不是感染了?”
  苏晨锦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关切和惊讶。
  顾新梁微微颔首,没有多说什么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药瓶,倒出些许透明的液体,轻轻地涂抹在那道疤痕上。
  这是他在年初出国时带回来的特效药,国内尚未有替代品,对于他这种经常受伤的人来说,可谓是救命的良药。
  然而,药效虽强,涂抹上去的那一刻却如同被针扎一般刺痛难忍。
  顾新梁紧咬着牙关,眉头紧锁,努力忍受着那股钻心的疼痛。
  他缓缓地坐下,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。
  苏晨锦见状,心中一阵不忍。
  她连忙走到桌前,倒了一杯温水,递到顾新梁的手中。
  “顾主任,您先喝点水吧。”
  她的声音温柔而关切,像是一缕春风拂过顾新梁的心头。
  苏晨锦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,她轻轻问道:“这些都是陈珊珊做的?”
  顾新梁闻言,眉头不由自主地拧成了一团,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之色。
  他凝视着苏晨锦,沉声问道:“你是如何发现的?”
  苏晨锦深吸了一口气,似乎是在平复内心的波澜,然后缓缓开口:“我注意到,陈珊珊每天都会和宿管阿姨一同巡查宿舍、休息室和办公室。这是我最近观察到的事儿。”
  顾新梁微微颔首,表示了他的认同:“确实如此,陈珊珊的日常工作里,巡查是不可或缺的一环。然而,我万万不曾料到,她那平日里精心修剪的指甲,竟会在不经意间划破我的手指,更未曾想到,这小小的一道伤痕,背后竟牵扯出如此纷繁复杂的问题。”
  苏晨锦继续深入分析,她紧蹙着眉头,语气中带着一丝凝重:“我仔细检查了沙发下那些细碎的玻璃残渣,竟然在上面发现了破坏细胞机体的病毒。这种病毒极其危险,只要伤口稍微暴露在外,便极易感染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  顾新梁闻言,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意,他沉声道:“陈珊珊这么做,显然是有所图谋。我想,秦家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,她想要借此机会做些什么。”
  苏晨锦轻轻颔首,声音里带着几分深沉:“的确是这样的。然而,我总感觉这事情背后还隐藏着更深的秘密。你可还记得,陈珊珊的那位姐姐即将诞下新生命,这或许正是她急切行动的另一层原因。我们必须步步为营,绝不能让她那狡猾的计谋得逞。”
  顾新梁默然片刻,眉头紧锁,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。
  他沉声道:“倘若对付我的计划能够顺利达成,那么接下来,她的目标极有可能就是……”
  苏晨锦接过话头,声音坚定而果决,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:“那便是我,苏晨锦!”
  苏晨锦慎重地将手中的病毒检测报告递给了顾新梁,她的眼神中透露出深深的忧虑,“顾主任,请您务必仔细查阅这份报告。”
  她的声音低沉而坚定,透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沉重。
  “我担心的事情,绝非小事一桩。”她继续说道,她的手指无意识地绞在一起,显示出内心的紧张和焦虑。
  “您拇指上的伤口,恐怕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  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,声音中透着一丝颤抖。
  她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顾新梁的拇指上,那里的一道微小伤口,此刻在她眼中却如同一个深渊,隐藏着未知的危险。
  顾新梁接过报告,他的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。
  他深知苏晨锦的性格,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,她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。
  他缓缓地打开报告,一页一页地仔细翻阅着,每一个数据、每一个结论都牵动着他的心弦。
  顾新梁眉头紧锁,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沉重,“陈珊珊这次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我原本以为,她至少会留有一丝余地,不会做得如此决绝。”
  他的眼神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,苏晨锦轻叹一声,接着缓缓道出:“她对您心生芥蒂,实非仅因秦毓与秦风之事而起。您可还记得,在那次学校学生会讨论招商用度的会议上,陈珊珊接连提出了三次建议,却均被您一一驳回?”
  顾新梁的脸色更加阴沉,“就算如此,她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!”
  他低下头,目光凝重地锁定在手中的那份病毒报告上,每一个字都像是冰冷的针,深深地刺入他的心头。
  背心处,一股莫名的寒意悄然滋生,像是有一条无形的冰冷小蛇,在他的皮肤上缓缓游弋,带来一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触感。
  顾新梁的声音,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微弱而颤抖,像是被寒风侵蚀过的树叶,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慌和不安,“这段时间,我实在是太过于忙碌,疏忽了防备,没想到竟然给了她可乘之机。”
  他喃喃自语,语气中满是自责和懊悔。
  顾新梁深吸了一口气,试图平复内心的慌乱,然后毅然决然地说道:“现在,我必须立刻前往江大附属医院,进行一次全面而细致的体检。我要弄清楚,这病毒是否已经悄悄侵入我的身体,是否对我的健康造成了影响。”
  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带着一丝颤抖,但已经多了一份坚定和果决。
  顾新梁站起身来,步履虽然有些沉重,但眼神却异常坚定。
  苏晨锦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顾主任,我陪您一起去。”
  然而,他们没料到的是在江大附属医院再次碰到了陈珊珊。
  看到苏晨锦陪在顾新梁身边,陈珊珊不禁冷笑出声,“哟,顾主任,您还挺受欢迎的嘛。”
  苏晨锦的面容瞬间笼罩了一层阴霾,她毫不示弱地回击道:“陈珊珊,你需得明白,顾主任的权威不是你能轻易挑衅的!我们已经报了警,接下来的一切,就交由法律去决断吧。”
  陈珊珊轻蔑地耸了耸肩,脸上露出一种无所畏惧的挑衅表情,“哼,你们这些人,总是以为抓人就能解决问题。可惜啊,你们没有证据,又能拿我怎么样呢?再说了,顾主任最近身体一直不太好,恐怕周日的百医堂义诊他是来不了了。这样一来,你这主任的位子能不能坐得稳,可就难说了。”
  她说着,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苏晨锦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“苏晨锦啊苏晨锦,你别以为有顾新梁在背后支持你,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了。没了他的庇护,你不过就是个任人摆布的小辣椒,连点辣味都没有。”
  陈珊珊的话语中充满了挑衅和嘲讽,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  她那种毫不在意的态度,让人既愤怒又无奈,而苏晨锦则被她的话气得脸色铁青
  话音刚落,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苏晨锦毫不客气地给了陈珊珊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  陈珊珊惊愕地看着她,一时间竟然愣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