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真言洞彻十二峰
作者:温茶米酒   我欲九天揽月最新章节     
  “一众门人听好,不惜一切,铺路夺人!!”
  卧佛昆仑僧感知到花神公主的那一刻,整个人气势大变,声音轰隆振动间,冲击到所有人内心深处。
  昆仑的代掌教,在这些莲花门人心目中,本来就积威深重,被这股真言力量一刺激,下意识的,就已经全力运功。
  他们改造大地的手段,没有苏寒山那么高明,仓促之间也没有那个时间,给他们完成这样的工程。
  但是他们有法器。
  莲花正宗,虽然每隔十年就要给昆仑送一批香火,但是因为有武则天当初打下的基础,又混合各教各地风俗,在世俗中传播极广。
  上贡之后,剩下来的香火数量,依然极其庞大。
  郭长达他们三位净土仙,都消化不了那么多的香火,过多沉淀在净土中,几乎凝滞赘余,正好用来赏赐给门人,供他们炼宝。
  今天在场的莲花门众高手,虽然不是每一个人的年纪,都达到百岁,但是他们身上带的法器,却大多是传承了百年的宝贝,代代用香火润养。
  这时候,所有人的法器一同祭起,有人衣袖浮动,手捏剑诀,有人举起拐杖,对天念诵,有人双手一抬,身上的袈裟冲天而起。
  荷花、镜子、铃铛、袈裟、宝剑、铁杵、葫芦、玉屏、团扇、玉印、小鼎……纷纷发出宝光。
  整面山坡,刹那之间,被染成一片灿烂的金色,与天空中的阳光争辉,周围瑞霭飘动,祥云环绕。
  莲花正宗的上百名高手,衣袂当风,各具仪态,散布在半山坡。
  郭长达、庄子勤、叶秋生三个人的身影,更是莫名变得高大了很多,成品字形,屹立在众多门人之间,各持法宝,金光凝聚成大量符咒,环绕在他们三人身边飞舞。
  光从表面来看,这简直是一副众仙朝圣的神迹,后方那座青山,正是他们所有仙家的背景。
  三大净土仙凝聚的那些符咒飘带,飞舞穿行之间,像是从诸多法宝上,吸收到了金色的流沙,使得整个场景,变得更加融洽。
  “一时佛在舍利国说法,十方世界,百千万善男子,发愿贡献白牛,七宝,如意,香花,拜佛求法,凡踏足之处,同见吉祥天阶,直通佛道场……”
  卧佛昆仑僧站在所有人最前方,双手合十,念动真言。
  他是一尊陆行仙,陆行仙的道路修炼至深之后,有水灾、火灾、惰灾,三灾的说法。
  因为陆行仙虽然也能够驾御天地元气,但具有降魔的本能,处在这个万物皆有魔性的天地之中,时时刻刻都会吸纳魔气魔性,转化归元。
  而这样转化出来的元气,活性比正常的天地元气,要高得多。
  假如功力根基深厚到了一定程度,武人的肉身,却会像是喜水的植物,直接泡在了洪水里面一样,出现夭折解离的现象,最甚者化为一滩血水,因此称之为“水灾”。
  要想度过水灾,就要为自己凝聚出一股武道执念,也就是从内心至真至深处,萌发出来的一个目标。
  让功力根基中的所有活性,自发的朝着这个执念目标,努力前进,尝试推敲,挫其锐,解其纷,化解肉身的负担,反而能使肉身更得温养。
  这个目标,要有明确的执着指向,要遵从真心,所以不可能选取假大空泛的想法,但也必须比当前能力高出一大截,还要与过往修行契合,这样才能够消耗根基中的活性。
  卧佛昆仑僧是在几年前,就已经度过了水灾的人物,他所凝聚的武道执念,可称之为……
  “真言洞彻十二峰”!
  昆仑山上风雪漫天,岩石冰层坚厚沉重,如果只是让声音传遍十二个峰头,陆行仙自然可以做到。
  但是要让念经的声音,覆盖十二个山头的同时,传遍山体岩层内部的每一个角落,却是困难万分。
  而且,真言,指的是具有特定音调的念经唱咒声,要在穿透所有冰层山体的时候,音调还不变形,更要堪称奇迹。
  昆仑僧当然还没有成功达到自己的执念目标,否则的话,他就该冲击三灾境界中的火灾了,那才是天下武者最巨大的蜕变。
  但既然他能够凝聚这样的武道执念,已可见他在真言功夫上的深度。
  “……同见吉祥天阶,直通佛道场……”
  这段话一说出来,那些原本只觉得彼此气息比较融洽的莲花门人,霎时间,就有了一种与大众合为一体的感觉。
  他们竟然感觉,自己既是自己,也是师兄,又是师弟,既是护法,也是长老,还是师姑。
  众多法宝中蕴含的香火力量,明明该有不同的法术效果,这时候,全部统合起来,宛若佛陀的万千发丝,共同结成了一个紧密坚固不坏的肉髻。
  金色的光芒,在山坡上形成了广阔宽大的台阶,让所有人分别处在不同台阶之上,井然有序。
  卧佛昆仑僧的目光扫去,金光如漆,汹涌而下,铺成一条长长台阶,已经从山脚下,直通向苏寒山的院落。
  但是当这条台阶,闯入那片院落十里范围内,速度就骤然减缓,艰难前进。
  台阶宽达十丈,两侧的荒草,也被金光染上,节节拔高,由青转黄,越发粗壮。
  最后台阶两边,形成了宽大的金色竹林,粗如象腿的竹子,虬劲如蟒的根须,在生长的同时,急速汲取着地下的元气。
  随着台阶的延伸,竹林的根须,与地下的玄冰脉络,纠缠在一起。
  玄冰脉络中的光芒,每谈去一分,竹林就更壮一分,台阶就骤然向前,突破一截路程。
  院落里面,苏寒山的身影骤然拔高,一脚踩在座椅上,一脚踩在青石大桌上。
  他侧目看向金光灿烂的山坡,右手一抬,按了过去。
  昂!!!
  龙吟的声音,从大地下传扬出来。
  范仲淹看到大如磨盘,鳞片宛然的龙爪,扣上了围墙。
  肆意张扬的龙首,高出屋院,低下头来,张口咬住了院落的一角。
  咚!咚!咚!咚!
  一只只龙爪扣在墙上,一尊尊龙头咬住院子。
  整个院落似乎都扭动了一下,灰黑色深沉的院墙,地板,房屋,全部多出了鳞片般的花纹,原来连这个院子,也是三法苍龙掌的造物。
  地上地下,合为一体,群龙归宗,元气潮汐。
  苏寒山的右手,向前推去。
  院落和山坡之间,大量的空气,无声弯陷,化作巨型的曲面。
  诸多曲面,参差起伏,恰如鳞片,最后拼成了一只几乎与山坡等高的龙鳞巨掌。
  透明的元气巨手,缓缓推动过去。
  狂风吹开,近地面的金色竹林,全部被吹得弯曲如弓,向后趴伏,咔咔作响,但始终不断。
  极速延伸的金色台阶,也停顿住了,迸发出越来越浓烈的金光,连同周围的竹林一起,焕发出高涨的金色光焰。
  嗡!!!!!
  两种力量的碰撞声,仅有一响,但是余韵无穷无尽。
  浩荡的风声,不往四面八方去,只朝天空中迸发,吹开云层,形成一个巨大空洞。
  范仲淹抬头,眼看着白云横叠,从头顶陡然退开,只剩纯净的蓝色。
  咚!!!!!
  就在范仲淹抬头的同时,整个院子,高出地面的部分,直接化为齑粉,朝四面爆散开来,整个地基,也向后震动了三下。
  苏寒山依旧是一脚踏椅,一脚踩桌,但桌面所有琉璃珠,已碎成了粉末,嘴角还有一丝血迹。
  聂飞鹰刚刚忙着展开画卷,收走所有神蚕宝宝,这时候注意到视野突然开阔,院落毁去,心头不禁一沉。
  刚才的碰撞之中,苏寒山明显是落了下风。
  可是,就在这时候,远处也接连传来了三声沉闷的巨响。
  聂飞鹰骇然的发现,十几里外的那座山坡,竟然像是跳动了三次,离得更远了一点。
  原本处在山坡上的人,除了卧佛昆仑僧和三大净土仙,没有移动之外。
  其余所有莲花门人,全都重重地砸入山体之中,使山坡上一时间布满了凹痕,也显得更陡峭了些。
  郭长达他们三人,则是看向了山脚下,瞳孔微缩,也为刚才的那一撞而惊心动魄,难以自持。
  就在刚才,这整座山峰颤抖,平移向后。
  退了三丈!!!
  若是苏寒山单独出手,就算是借助了这片改造后的大地,力量发挥到十几里之外的时候,也已经散乱得不成样子了。
  最多把那山坡上的草皮刮掉一些,土石打出裂缝而已。
  莲花门这些人,若是朝着一片空地发功,也是类似的结果。
  但是,正因为双方的力量是逆向冲撞,每一方,其实都只是填满了整个路程的一半距离。
  两股浩大力量的冲击挤压,密布于周遭,才硬是造成了整个山根崩断,山体横移三丈的事情。
  卧佛昆仑僧眼珠微动,嘴里的经文,却在这个时候,才念到最后一段。
  “欲见真佛者,何必踏天阶?”
  “灵山在心头,真佛来见我!”
  这段经文念的极快,似乎只在一个音节之间,就已经道尽真意。
  天空旷然,四野清风。
  刚才的元气巨手和金色台阶,已全部消散,连那些竹林也都断的差不多了。
  那座山坡,与院落地基之间,可谓是空空荡荡。
  昆仑僧只要有一点动作,院落那边修为最低的一个人,也可以看得清楚。
  可他们没有料到,昆仑僧没动,花神公主突然动了,动得无比决然。
  聂飞鹰、范仲淹,乃至是智化,因为没有料得到,也来不及去拦她。
  欧阳春倒是出了刀,后发先至,一刀闪去,如同重水漩涡,刀气成环,要困住花神。
  同时,也有一抹辟水刀光,斩入花神的记忆之中。
  然而,花神公主的记忆受扰,思维停顿,却没有能止住念力运转。
  就好像她的体内,存在第二种思维意识,可以推动她的念力运行,透体而出,不留任何余地的冲向刀气。
  刀气哪怕如水柔和,只要不被冲散,也会使念力反冲回去,公主全身的毛孔血管,都要破裂。
  欧阳春心头一颤,刀气刀意全散,起脚已经慢了一步,花神公主已掠出了三里开外。
  当初,在西夏都城之中的时候,欧阳春还在全盛之时,斩切记忆的辟水神刀,纵横挥洒,如入无人之地。
  花神公主又全力释放净土,万花爆冲,纷纷扬扬,从天而降,心力纵横,幻象弥漫半个城池。
  卧佛昆仑僧那个时候,忙于将花神净土分离镇压,维护起来,因此,没有能够尽情出手,展现出他的真言功夫最大的优势所在。
  实际上,只要是修炼昆仑功法的人,修为又比他低,面对他特定的真言之时,体内的功力、念力,就会不受控制。
  昆仑的所有修行功法,无论是走武者的诱魔之法,还是走净土的通念之法,都含有一个所谓选定本尊的步骤。
  要修行者在昆仑佛窟中,选定诸佛菩萨、护法众神里面的任意一尊,作为自己本尊上神,日后修行时,可以从中借力,增加智慧,护持道途。
  这就等于是留了一个陷阱,确保昆仑叛徒,无力对抗昆仑上师。
  就连欧阳春,刚才因为心意一下动摇,都不由自主,想起当初在西夏都城大战时候,许多与自己交手的昆仑高手的身影。
  他肉身、内功的伤势,虽然已经恢复,但是因为辟水神刀的特殊性,损耗之伤,本来就深入魂魄,这下更是吃了个暗亏。
  “毀我的家,还要抢我的朋友!”
  “你们找死!!”
  银光破空,苏寒山从刚才那招对拼中,缓过劲来,一闪身,就已经抢到了花神公主头顶上空。
  他离花神公主,还是要近一些,卧佛昆仑僧这么短时间里也到不了。
  只是,昆仑僧手里的念珠,要远比肉身动得快,已经投掷了过来!
  昆仑山脉,全长五千多里,最宽的地方,有七百多里,最窄的地方,也有三百多里,群峰广大,冰川上万,教派众多。
  那山中各派,同尊昆仑正宗为上宗,但这些教派之中,并不是谁都称得上昆仑真传的。
  往往是在各国之内,几万人里面挑选出一个弟子,加入那些分支教派,而在每个分支教派之中,又要上千人,艰难的角逐之后,才能够选出一个成为昆仑正宗的弟子。
  这是莫大的荣耀,但背后也有数不尽的辛苦,更有无穷阴私之处。比如靠着血脉亲缘相互关联,而挤占别人的位置,比比皆是。
  昆仑每一回选取弟子的时候,虽然知道其中有蹊跷,也并不详查,但是每隔十年,考校弟子的时候,进度不如人意的,便会一概废除身份,驱逐出去。
  这些被驱逐的弟子,功力却不会被废除,他们回去之后,无论是想要发奋图强,还是自暴自弃,就此享乐,都需要收集更多灵药宝矿,法器材料,因此严苛督促,驱策那些寻常百姓办事。
  诸国百姓,身处千苦之后,若敢叛乱,便是死路一条,随意一个昆仑上宗正式弟子出手,都能把他们通通轰杀。
  唯一的指望,就只有虔诚叩拜,念在自己贡献出来的香火心力纯净,价值高些,就跟其余奴隶划分出来差距,日子好过一点。
  且心念虔诚者,假如好生教养自己后代,自小心思纯粹,修炼净土法门的天赋,便要好些。
  如此代代传承,就有可能成为一区法师,一城上师,直到成为昆仑正宗弟子,到时候,就算是从苦海之中解脱,可以回头俯瞰苦海众生了。
  但是,在昆仑所有修行法门之中,要念头虔诚,就要听佛经,佛经之中,不管是真正释迦牟尼所传,还是后来编修的,总是含有更多世情、见识的。
  愚昧的人听了故事之后,就算表层的思维反应不过来,也无力去抗争,内心深处,却也更明白自己受的是什么样的苦。
  越智慧就越苦痛,越苦痛就越虔诚,越虔诚就越智慧,能“脱离苦海”的人,终究只是千万分之一。
  千秋以来,在昆仑上宗的这种力量制度镇压之下,受其势力影响的各国,都形成了这种沉重的循环,苦海越积越广,越积越厚。
  昆仑上宗历代门人中,真正的高手,都能体会到这源于昆仑的念力苦海的存在。
  他们当然不会对这苦海视而不见……
  这正是练法器的好材料啊!!
  祈念可以入净土,苦海可以炼宝珠。
  以苦海铸赤诚,足足一百零八粒人头顶骨打磨出来的苦海赤城念珠,变成一圈金中带血的奇光,又似一条中空光柱,对着苏寒山,直照过来。
  犹如浩瀚苦海,打开了一个通道,张开了一张巨口,要把苏寒山吞没进去。
  苏寒山眼中映出苦海,脸孔乍然一变,宛若魔王再世,杀气横流,魔性滔天,一甩手间,将八万粒神砂,全部打出!